2019 中医学的革命风暴

2020-03-17 10:25 来源:媒体中国

  全国名老中医汉中东门桥中医院范维乾

  在西学东渐的历史大潮中,来自西方的西医学成了主流医学,坚守本土的中医学渐趋衰败,退居二线。2019年的冠状肺炎是一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医学宝刀未老,抗病杀敌,战功赫赫,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交口赞誉,也引起了人们对中医科学性及生死存亡的深度思考。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中西医两种医学同为人体服务,应该是友非敌。况且西医是科学,绝无闲暇和必要去和中医科学争高低。但因为西医学对人体结构物质具体翔实的介绍,说理清澈明白,被折服了的华夏子民将之呼为科学。反观中医语言古旧,晦涩抽象,虽然疗效有目共睹,但理论严重滞后,停步不前,它一家独大的态势受到了颠覆性灾难性地撼动。尤其在21世纪,人们文化水平高度提升,健康意识普及大众,同时对西医学“重病轻人”弊端日益质疑,人们渴求了解以人为本疗效显著之中医学的科学性。同时也孳生了一股不可小觑时时兴风作浪的“废医存药”思潮。

  然而,中医学界说来说去就“中医能治病就科学”一句话。君不见人们头后边的小辫子已经割掉逾百年了,千里眼顺风耳已经不是神话了,人们说话再也无须之乎者也了,讲科学声讨伪科学已经成为大众共识。不说出中医为什么能治病的道理,它就不是21世纪的现代科学而被历史淘汰。“中医能治病就科学”已经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避风港,这是对中医现代化科学化的拒绝与逃避!为何如此?是因为有一个以反对中医现代化和科学化的“西化派”,他们“废医存药”的目标正在实现。

  在国家关于“中医药学是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更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让中医药走向世界”重要讲话的指引下,由抗击冠状肺炎疫情为导火索,由民间中医和有识之士发起的一场彰显中医科学性及大国中医崛起的革命风暴正在酝酿中(1---6)。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抢救中医,中华自信,中医自信,构建令西方瞠目结舌的超级科学的东方中医药学,履行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的历史重任!

  目前,“中医不科学”的大帽子压得它佝偻在地。老百姓“有病上大医院找西医”,人们的出生与火葬都由西医学发给通行证,老百姓不再相信中医了!中医在民间,失去了老百姓,意味着中医学离寿终正寝为时不远了。中医学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危险的关头。

  昔日为了中医学的振兴,国家为之设立了专职中医管理机构。已故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炳奎去世前讲出了大实话,称该管理机构名为中医实为西化派。已故国际中医协会原名誉主席曼福瑞德·波克特也语重心长地说:“中医亡则中国文化亡,文化即亡,则中国名存实亡,绝非耸人听闻”!今天又有民间中医呼声四起,要求设立独立的中医部。民声沸腾,乡野振动,中医被西化岌岌可危的真相浮出水面再也隐瞒不下去了!

  问题的要害不在于是否设立中医部,不在于国家一贯重视中医,而在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西化派”多年经营,尾大不掉,打压排斥中医,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背道而驰!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中医被西化的事实被隐瞒掩盖,甚至赞歌高唱,人们却蒙在鼓里!

  中医学不是哪个人的私产,它属于中华文化,属于老祖宗的辉煌遗产,爱护中医保卫中医发展中医,揭露西化反对西化取缔西化是我炎黄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没有了西化,就没有了病虫害,中医学自然会茁壮成长;自然会成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成为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自然会“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让中医药走向世界”!

  西医学习中医,本身是一个大好事,无可厚非。但是,这个“西学中”的主导思想是“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手段是“实验中医”,在用实验室验证、检验、证明中医后,得出了中医不科学的结论,将中医不科学做成了铁案,永世不得翻身!所以,“西学中”就是“西管中”,他们的本质是崇洋媚外、消灭中医的西化派!

  “西学中、西管中”已经不属于学术范畴了。他们多年经营,巢穴已固,盘根错节,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利益链条。他们的包装是中医权威,骨子里是西医。其绝招是善于伪装,变脸逢迎、阳奉阴违、偷梁换柱。国家大力提倡的中西医结合,被偷梁换柱为中西医“两法并用、两法拼盘”。至今人们还蒙在鼓里为中西医结合评功摆好,实际上在华夏大地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中西医结合;国家寄予厚望的“中西医并重”变成了画饼充饥,可是皇帝的新衣谁敢说破;专为振兴中医而设立的中医医院,成为徒有中医之名的西医医院;为中医培养接班人的大学,不解中医学后继乏人之危急,却给实验室输送西化派人才;为中医设立的中医研究机构,不研究中医理论,不敢承认葡萄糖属于水谷精微,不敢说脾脏怎样“脾主运化”!成为西医学大力开发利用中草药资源的基地,在中医家里给西医做贡献。就算从中草药里提炼出了什么有效成分获得了世界顶级大奖,哪也是西医学的功劳。人人都说中医在民间,民间是中医学的根,可是民间中医战战兢兢地无证行医被封杀,自学成才中医学的道理被堵死,而脱离临床脱离辨证论治的中医大学生除了进实验室,就是改行它业。除了针灸推拿流行民间,苟且偷生外,真正会摸脉看舌开方的真中医凤毛麟角,寥寥无几了!只要西化派、西管中、中医黒们大行其道,主持与决策中医学,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医学的衰落病入膏肓,华佗在世也回天无术!

  人说真正的历史是后世所写。今天将位高权重的伪中医“西学中、西管中”揭露出来,不合时宜,顶着风险。但这是涉及到中医学的生死存亡,涉及到了“中医药学是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更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的伟大中国梦,秉笔直书,不得不为。

  《黄帝内经》在创立中医学时,就说过“…以为天下则大昌…”,“使百姓无病,上下和亲”,明确告诉人们,人体是一个社会(天下),中医学是人体社会科学。因为社会的基本单位是百姓,百姓们必然发生普遍联系而具有了系统性,黄帝们创造了人体社会科学,也就创造了人体系统科学。

  以食物进入人体为例,食物必须经过加工,才能变成产品,营养人体。这个过程不是某组织脏器单打独斗能够完成的,而是众志成城的巨系统,谓之“脾主运化、脾土生万物、脾为后天之本”。《黄帝内经》说:“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脾与胃以膜相连耳,胃为之市”,这是说,食物在人体内已经变成了津液,脾主运化就是运化津液,它的空间是“胃”,故后世称“胃主受纳,脾胃主运化”,也是巨系统,黄帝们称巨系统为藏象。

  可是今日中医学却说:“脾位于腹中,在隔之下,与胃相邻”,“胃与脾同居中焦,‘以膜相连’。胃腔称为胃脘,分为上、中、下三部:胃的上部为上脘,包括贲门;胃的下部为下脘,包括幽门…贲门上连食道,幽门下通小肠…胃的主要生理机能是主受纳和腐熟水谷”。显然,今日中医学把属于巨系统的藏象篡改成了解剖学的脏器。脾与胃成了腹部的内脏。它们无权到全身去主受纳主运化了。请问,全身细胞内的三羧酸循环、肝脏的化工厂作用是否属于脾胃主运化?难道脾胃主运化仅仅指胃肠道的消化与吸收?尤其滑稽的是,作为免疫器官的脾脏居然能使“脾气升动,将胃肠吸收的水谷精微上输心、肺、头面…若脾气虚弱…输布障碍…因而出现各种代谢失常的病变”,“脾气上升能维持内脏位置的相对稳定,防止其下垂”云云(7)。如果这是无知幼儿信口开河,倒也罢了。但是,如此胡说八道的是西管中,他们以国家的名义,作为普通高等教育和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二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向国内外推行,不仅玷污中医,误人子弟,造成无可挽回的不良影响(7)。最为严重的是通过篡改中医基础理论,推翻了《黄帝内经》关于中医学是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的论述。伪造了令人不齿的伪中医。将不科学的铁帽子牢牢地戴在了中医学的头上,西化派、西管中、中医黒们是推翻中医学的千古罪人!

  恩格斯说:“辩证法是关于普遍联系的科学”。这是说,普遍联系乃唯物辩证法的精髓。凡言唯物辩证法,必然离不开普遍联系。没有普遍联系就没有唯物辩证法。用唯物辩证法的普遍联系去看物质运动,必然存在着十六条物质运动规律性:物质性、矛盾性、统一性、系统性、有序性、层次性、凝聚性、恒动性、时空性、联系性、社会性、控制性、过程性、可变性、多样性、稳定性。万事万物无不遵循十六条,人体亦然。中医学虽无唯物辩证法之名,却有唯物辩证法之实。中医学为什么是超级科学?因为它的灵魂是唯物辩证法之十六条。藏象是排尿利学的巨系统,藏象之间则是普遍联系的人体互联网!

  张景岳说:“胃为府者,犹府库之府,府之为言聚也”。现代科学认为,物质的空间与时间同步,或者说空间必然占有时间,谓之时空性。因此,黄帝们又说“胃主受纳主通降,胃府以降为顺”,这是在讲生命物质的时空性。这可是了不得的超级科学啊!,一切生命物质无不具有时空性。冠状病毒侵入人体,受精卵着床诸多疾病,都因为异物侵入了胃府,侵占了正常的时空性,导致胃府难以下行,必然引起胃府上逆的排邪反应,以有恶心呕吐、胃府胀满等症状的原因。中医师无论何种疾病,最常用陈皮、枳壳、厚朴、大腹皮、木香之类理气,就是因为人体的分子细胞们、受体们、脏器组织们,无不具有时空性而属于胃府?治胃就能从时空性角度去治病,故中医云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

  黄帝们称“胃主受纳主通降主腐熟”,就是时空性的运用。病菌与病毒都是外源性异物,被免疫系统所消灭。其实它的本质也是“吃”,从而化为乌有即无害化处理。中医称,这是“肺巨系统”之主表主肃清肃杀主排泄二便主肃降功能,但免疫的“吃而化之”,则是胃府的受纳腐熟通降。清代中医学家们发现了肺与胃两大巨系统的重叠现象,于是将肺与胃合并成了同一个“肺胃”藏象。王孟英说:“不饥不便,肺胃失其下行”,陈平伯说:“邪郁肌表,肺胃内应”,何廉臣说:“盖湿热一症,肃清肺胃…”。肺胃合并以后,有利于认识疾病治疗疾病。中医认为,肺主表,胃主受纳,其实主表极受纳,受纳即主表。这是说,人体的外包装就是防御外邪的屏障。病菌病毒不外从口鼻、泌尿道、皮肤肌肉血管侵入人体,肺胃屏障乃病邪首犯之地,必然引起肺胃抗敌反应。比如非典、新冠状病毒、流行性感冒、疟疾、艾滋等,无不首先侵犯肺胃,肺胃抗邪,以有咳嗽、身痛、恶寒发热种种正邪交争的症状。人体的百姓是细胞与蛋白质,时时刻刻就会有个把基因变异叛逆,自由主义泛滥而癌变。肺胃不仅抗外,还管内部,通过受纳腐熟通降而予以肃清肃杀。冠状肺炎时,多有胸闷、胃痞胀满、腹泻等胃府受纳通降腐熟异常症状,这些表面现象其实反映了白细胞们被病毒之“湿气”蒙蔽,难以通降腐熟情况。我们用中医药辟秽开窍、利湿化湿、通降肺胃下行,就是在帮助白细胞们恢复抗病正气,使之“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原来中医学的唯物辩证法十六条并非高高在上的理论,而是时时刻刻指导临床治疗的金针法宝。今天人们把哲学与自然科学对立起来,完全忘记了哲学之普遍联系的十六条乃是科学之母,中医学就是娴熟老练的以科学之母为主导思想,才成了高于西医学的超级科学!这个超级科学的中医学非常深奥,就是中西医专业人士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读懂的。至今,中医学就没有读懂黄帝内经之社会科学的论述,只是随文释义,表面学习。本文已经说得有点深,因为中医科普虽然深入浅出、容易听懂,但靠科普文章是不能揭露与推翻西化派、西管中、中医黒的。那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势力集团,一言九鼎的权威多如牛毛,无论你如何科普,他们完全可以不理不睬,他们在人们的面前俨然就是令人尊敬的中医权威啊!

  钱学森说:“中医理论是思辨式论述”。人与动物不同,它要主动改造世界、建设世界。人的大脑要将收集到的信息资料包括实验室资料和社会基层调研资料,加以前人积累留存的经验总结,在普遍联系的前提下,进行判断、比较、分析、推理、提升、决策决断的思维过程,谓之思辨式论述。凡社会科学、系统科学,比如战争、南水北调、西气东输、抗击防控冠状肺炎疫情等等国家大计方针,都必须用“思辨式论述”去研究。因为社会是普遍联系的互联网,牵一发而动全局。人体社会与人类社会一样,是有别于大象、野驴、蚂蚁等低级社会的高级社会,高级社会必然遵循十六条物质运动规律性,必然是普遍联系的互联网。思辨式论述当然需要实验室资料或社会调研资料,但是,这些微观资料通过思辨式论述被“拿来”,拿到宏观层次中去。21世纪以前的中医学,无须实验室资料,就能够创新发展。今天是21世纪,人体的“内景”被西医学挖掘出来,无私奉献。这正是中医学“拿来”我用的大好时机。此种以中医学藏象巨系统、互联网理论为主体的“拿来主义”,也就是百年前中医学界之唐容川和张锡纯提出来的“衷中参西”,也就是今天要衷中参西,创建中西医融合一体的高级人体生命科学和医学科学的“新黄帝医学”!

  西医学以蛋白质和细胞的结构与功能为基础,建立了人体的微观科学。中医学手无寸铁,只凭肉眼观察和思辨式论述,那它研究人体的什么呢?原来,生命物质除了结构与功能,还有生命状态,笔者简称为生命态。比如,精神抖擞与精神萎靡、吃嘛嘛香与茶饭不思、积极工作与消极怠工等等,就是生命态。生命态可以肉眼观察,无须解剖。生命态不是单一组织脏器细胞所形成,乃是巨系统和互联网现象。生命态不可以放进实验室里去实验,而应该用思辨式论述的方法去研究。人体的百姓是蛋白质和细胞,它们也有生命态。比如,白细胞的休闲状态谓之“肾精、肾藏精”;白细胞的激活与积极抗敌状态谓之“血”;白细胞在休息时,元气(生命原动力)是潜藏的收敛的,谓之“命门”,白细胞工作时,元气释放,“血升化气”,谓之“气血”。原来,人体怠惰嗜卧,少气懒言时,是因为身体内的蛋白质和细胞们疲惫不堪了,“气血虚”了。用人参、黄芪、当归、白术等补益气血之品,鼓舞了士气,立马精神抖擞了,病情得以治疗了。这些方药不是针对某一个脏器组织,而是通过巨系统与互联网起到治疗效果的,谓之“整体观念”。中医学常常说整体观念,但为什么能够有整体观念,道理没有论述透彻,这个整体实际上就是人体互联网。同时,本文要郑重其事的声明一个重要问题,纠正传统的旧观念,一是西医学的切入点是生命物质的结构与功能,中医学的切入点是生命物质的生命态。西医学观察结构与功能属于微观层次,中医学观察生命态之普遍联系属于宏观层次。换言之,人体生命存在着宏观与微观两个层次、两种科学。两种科学的关系是“宏微规律”:微观是基础,微观升华为宏观,发生了质的变化;宏观涵盖微观,拿来微观;微观层次尚未形成互联网及其合力,宏观层次已经形成互联网产生了合力;宏观是高级层次,微观是低级层次。21世纪的人体生命科学和医学科学,低级走向高级,西医走向中医,中医拿来西医。这是人类生命科学的大突破、大提升、大飞跃!

  一个个的青年人,在入伍参军、加盟公司集团之前,是一盘散沙状态,属于微观层次。但它们入伍参军、成为公司集团员工后,就发生了质的改变,有了齐心合力,属于宏观层次。蛋白质和细胞没有齐心合力时,属于微观的西医学;普遍联系为群体、集团、巨系统、互联网时,有了齐心合力,属于宏观的中医学。两者是数量到质量的突变。为什么中医学抗击非典、冠状肺炎及治疗老年慢性退行性疾病疗效令西医瞠目结舌?因为中医学是通过包括白细胞在内的人体巨系统与互联网,所进行的群体性、集团性的大部队作战,其巨大的合力是不仅抗御外邪,肃清外敌,还具有自身修复、建设的功能,西医学所谓的不治之症,并非不治,因为人体是活生生的生命,可以变癌可以艾滋可以粥样硬化,百姓细胞也可以重新做人,恢复健康,这就是以人为本的中医学,人体具有主观能动性,西医学你懂吗?

  因为西化派不懂中医学是和自然界普遍联系的互联网,不懂生命态和巨系统,不懂思辨式论述等等中医学的规律性,不懂唯物辩证法的“十六条”就是中医学的立身之本。所以它要大搞西化。通过西化来消灭中医。西化派推翻了黄帝内经为中医学定性的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推翻了中医学赖以为生的“师带徒”和自学成才;推翻了以思辨式论述,才能进行的中医研究;推翻了中医学赖以生存的民间沃土…。

  西医学也是发展中的科学。比如,它将胃肠道的消化吸收定为消化系统是错误的。其实胃肠道只是人体消化的开始,其后的血脉运输、肝脏的加工作用、细胞内的氧化,才是真正的消化系统。而且,免疫功能也是通过消化而消灭敌人。所有的细胞哪个没有消化?脑细胞就是最大的食客,消耗着大量的葡萄糖。水向低处流,但人体能够逆水行舟,使水流上升,也消耗着大量的能量元气。老祖宗的中医学对此有非常先进科学的理论,将之归纳为“脾主运化,脾主运水,肝脾主升,精化为气、中气”等中医学理论。比如,补中益气汤、葛根升麻柴胡等能够升举清气(营养物质、氧气)上达巅顶头脑,谓之大补气血、健脾益气。补中益气汤使气血旺盛了,当然能够祛除体表的感冒“风寒”而解表了。当然人参败毒散、防风通圣散等益气解表、表里双解,能够治疗冠状肺炎初期阶段的“表证”。西医学没有这种全局观念,但它对“补益气血”等等细节早就研究地非常透彻了,它有尖端的设备,只等中医学拿来我用,只等中医学衷中参西拿来低级的西医学。如果驱除了搅屎棒西化派、西管中,我们中医学能够畅所欲言,自己管理自己,自己当家做主,放心大胆地进行衷中参西,拿来西医,创造新医学,那可不得了了!

  习近平同志高瞻远瞩地指出“中医学是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是钥匙,更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勇攀医学高峰,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上世纪末,钱学森同志从科学的高度已经将中医学的改革提升为中医现代化的革命!他说:“我们要搞的中医现代化,是中医的未来化,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我们要实现的一次科学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尖端科学”,“如果把西方的科学同中医所总结的理论以及临床实践结合起来,那将是不得了的”,“这是东方的科学革命”,“我们应有一个中医现代化的学术中心,作为我们的指挥部、总体部、是指挥全局的”!一场由冠状肺炎瘟疫引发的中医革命风暴已经来临了!

  参考文献

  ⑴卫柏兴说医改,微信公众号瑰宝国医

  ⑵七十八位民间中医对中医发展提出的建议,微信公众号中西医汇通

  ⑶中医是中华民族的万年守护神,建议成立独立的国家中医部,微信公众号大同思想网,

  ⑷呼唤两会代表委员或地方政府采用《民间中医援助法》提案,微信公众号百姓说医改,

  ⑸成立中医部,救治新型冠状肺炎刻不容缓,微信公众号正知正见能量

  ⑹人民日报:下一代名医在哪里,微信公众号传统文化学习群

  ⑺孙广仁等·中医基础理论,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