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类末日的忧患意识和自救情怀或可催生先锋科技

2020-03-22 22:11 来源:媒体中国

  —— 读Wenmang著作《人类末日来临》印象

  作者:刘静【中国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液态金属诸多全新科学发现/发明、新领域及新工业开创者。出版有16部跨学科前沿著作,20余应邀著作章节;在国内外期刊发表有500余篇研究论文或应邀评述,其中30余篇被国际知名英文期刊选为封面或封底故事;已获授权发明专利200余项,研发的系列前沿技术和装备在工业界和医学界得到广泛应用。研究发现在世界范围被多种语言以及众多国际顶尖科学新闻杂志或专业网站如《新科学家》、《麻省理工技术评论》、《自然》等专题报道和评介。曾荣获国际传热界最高奖之一的“威廉.伯格奖”、曾入围有着国际发明和创新奥斯卡奖之称的“2015R&D100Awards Finalist”等。】

  

 

  先锋书写探索者Wenmang(文盲)书写的先锋科学哲学小说《人类末日来临》(瑞典语版本在瑞典由万之书屋出版社出版),评论这部被文盲称之为盲小说的先锋作品,一个重要因素是该小说中包含了不少新奇的先锋科学思想,而且有趣的是还将我们的液态金属科学发现写到里头了,此时正好读个究竟。

  近来,全球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肆虐,无数城市如同按下暂停键一般突然沉寂下来,从互联网上翻看着各地街头空无一人的景象,真有些说不出的苍凉。再想到文盲这部作品,我不禁暗自有些惊诧,这部写于2008年、出版于2012年并于2015年再版的作品,主题虽然有些耸人听闻但却出乎意外的现实,形式各异的“人类末日”离每个人真的是并不遥远。小说中描述的人类在面临末日到来时的无助感,莫不就是当下疫情中普罗大众内心的真实写照。文盲作品对我的一个触动是,对人类末日的忧患意识和自救行动或可催生先锋科技。人类需要前瞻自身面临的潜在灾难,并未雨绸缪的超前做出准备,决不能等到危机来临时再作仓促应战。

  末日,可以说是现实社会普遍不敢直视但又必须认真对待的重大主题。人们或许会说,对此讨论实在有些过于虚幻。然而,许许多多发生在眼前的事件不断在提出警示,末日焦虑并非杞人忧天,只需审视下近期接二连三爆发的全球性新冠肺炎传播、美国大流感、澳大利亚大火等,莫不如此。人类文明进程中面临的复杂风险因素的确是越来越多了,许多重大事件往往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出现。在这些复杂因素中,每增加一个末日风险,人类自我毁灭的几率就会提高几个数量级。即便是科学本身也不时暴露出其双刃剑的负面性,我们引以为傲的科学在人类发展史上,仅仅只在近两三百年才突飞猛进,而这还只是开端。可以说,未来科技发展的步伐会以指数方式呈现,一些看似异想天开的科学突破,完全可以在一瞬间悄然而至。这对人类文明进步当然是好事,但客观上也带来诸多不确定性。比如,基因编辑,在为治愈某些人类疾患创造希望的同时,也可能因此打开一系列不可控的生物潘多拉盒子,不受控的有意无意操纵病毒基因极有可能会酿成大错;与此同时,自然界潜在病毒发生的基因变异与重组,也可能开启灾难性的疾病传播链。无独有偶的是,文盲在其瑞典版小说中,就特别描述了有实验室将致命病毒卖给恐怖分子的故事,十克即可致死数十亿人,这从技术角度看并非完全做不到。从这种意义上说,文盲小说给出了有力且真诚的预警。我阅读此书得到的一个感受在于,要避免末日危机到来,得有先锋探索的意识和行动。

  对于人类末日这样的宏大主题,文盲小说在写法上颇具开创性,作者创立并淋漓尽致的展示了他所称之为的盲书写、盲叙述、盲修辞、盲阅读风格。如果以先入为见的经验去阅读,会发觉故事情节和发展脉络不易理解甚至有些混乱,但只要意识到这是此书刻意而为的创作初衷,就内心释然了。文盲的书写过程,并不是循规蹈矩的按照先后、过去、现在和未来这种时间因果顺序,而是让所有故事都同时呈现,如同鲜花一般同时绽开、怒放,这种在同一个维度让不同事件和不同世界同步进行的行动,在人类这种三维认知角度看来,根本都不够同时使用。小说用崭新的穿越手法(其实是文盲对时间和空间的重新探索)走过了人类的各个标志性时代甚至是一些传说中的远古王朝,且不分种族和国界,从黄帝大战蚩尤,到古埃及修建金字塔,再到耶稣传教等,继而回到现实,转而迎接外星文明与科技,这好比人类经历了多个末日之后的轮回。众所周知,在古代中国人编撰的《山海经》中,就林林总总描述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和事,现代人一般会认定那是些怪诞传说。但也有颇为睿智的观点指出,《山海经》纪录的或许是造访地球的远古文明,那种发达程度,远非现代社会所能及。文盲小说对此给予了认同和发挥。实际上,人类科技水平尽管当前还极为有限,但放眼看去,完全可以达到那些神怪传说中对应的文明巅峰。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不时闪现出这样的疑问,难道未来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真的会迎来末日那一天,遭受无可挽回的毁灭,之后再进入到新物种的轮回?其实,结论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小说认真地引导了人们思考这样的灾难,并竭尽所能实现自救。小说中让我略感遗憾之处是,由于逃不出以光的速度至少就要走一万年的银河系高温喷流区域,太阳系文明最终还是依靠外星科技的到来而得到拯救。我不禁想,若人类末日真的到来时,没有更高等文明的帮助,在几百万度甚至几千万度的银河系高温喷流区域,难道只能任由毁灭?结论显然是否定的,面对未来太多的不确定性,人类有必要通力合作去探索各种先锋科技。小说中给出了一些集结方案,值得进一步思索。

  文盲的这部作品中,令人暗自称奇的是,娓娓道来中涵盖了众多先锋科学,有的已为世人耳熟能详,有的仍停留在前沿科学家的论文中,有的更只是近年来人类才有的发现和认识。作为非科技界人士,文盲有着相当敏锐的视角,总能捕捉到当今最为前沿或者按其说法最为先锋的科学突破,并将其发挥到小说中。我觉得颇感意外的是,书中竟然写进了我们发现的液态金属自驱动机器,并强调了相应工作对于人类的价值,这不得不说是文盲对先锋科学的超前意识和视野使然,他其实很早就敏锐意识到我们所从事的液态金属这一革命性新领域的重大意义,而那时全球范围还少有科技界人士认识到这一点,有的甚至持反对态度。

  2015年当我们已研究十多年的液态金属还只是逐步进入人们视野时,文盲对此的热烈反应让我觉得很感动,他本人并不从事科学研究,但其眼界和对未来的把握其实超越了不少科技界人士,而且观点相当锐利独到。事实正是如此,液态金属走入到2020年,已没有任何悬念的成为世界范围的重大科学热点和前沿,来自无数实验室的工作频频发表于各种顶尖学术期刊,一系列产业化实践活动纷至沓来。这样的情景我其实很早就预料到。作为在液态金属领域耕耘了近20年的科技工作者,我经历过不少研究不被业界认同但自己深以为是的漫长岁月,但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对液态金属人类意义认识相对比较透彻的,竟然是文盲这位先锋科学哲学思想者。

  文盲先锋小说的一个特点还在于,敢于直面人类经典理论的不足继而巧妙提出不同看法,比如,小说中有着对超光速的大胆论断。毫无疑问,人类科技若不能打破既有认识,是谈不上重大创新的。这也是探索先锋科学的意义所在。从这个层面上讲,先锋文学较之纯科学乃至哲学本身可以在创新构想方面的步伐上迈得更大一些,这是其区别于传统文学之处,属于文盲所提出的盲探索的范畴。这部小说的先锋写法,是区别于常规创作手段的,由于小说写的是末日状态,人类的各种非正常表现,很大程度上在常人和平常思维看了,是不可接受的,为此整个小说都是疯狂的,就连时空也是不正常的。所以文盲才借用疯人院的疯子来呈现“爱因斯坦”、“尼采”、“梵高”等人,以彰显常人理解不了的在所谓正常世界下面的本真世界的那种不正常。就像宏观表象世界下面的真实世界背后的量子世界一样,同样是不可思议的超真实。

  文盲的书写探索,就是把文字当成最基本的粒子,这种书写意识新颖独特。对文盲而言,文盲的文字行动,其实就是文盲的量子行动。这一切构成了我们表象世界下面更基本(我们无法看见)的本质世界,文盲在努力探索我们看不见、观测不到的本质世界。在文盲世界里,在宇宙中的每个粒子,都在文盲行动,宇宙也在文盲行动。文盲的行动,就是以宇宙为纸,以存在、不存在、超存在为笔,以此书写看得见的宇宙、看不见的宇宙、超可见的宇宙。文盲认为,宇宙就有这种文盲本能,有了这种独特本能,宇宙才能无中生有、变生一切。

  

 

  文盲认为,宇宙的这种文盲行为,是宇宙本能的世界涌现,宇宙的文字就是量子,宇宙的文字行动就是量子的行动,这一点,文盲和许多书写者都有所不同——作为书写探索者,文盲把文字当成量子来书写来探索,他是在探索不可能世界,在探索看不见这种世界,在探索不可见世界,在探索宇宙未知信息世界。

  在文盲的书写行动中,包含了文字、量子及信息的文盲行动,文盲在探索中发现:同一个文字这种光子(他把文字当成能传输信息的光子),它既是信息的发送者,也是信息的传递者,更是信息的接收者。这种激进超前的先锋观点,表面上看不可能,其实一切皆有可能。人类的生命张力,就是不断把已知这种常识认为的不可能,变成可能。在文盲的书写世界里,作为信息的发送者和传递者,文字这种光子不是一种因果发送或传递方式,而是有N种方式(途中有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快、慢、增加或者减少);作为信息的接收者,文字这种光子不是一种因果接收方式,而是有N种接收方式。

  文盲认为,光子的本质,在宇宙尺度上,是我们无法看见无法观测的液滴状态,是液滴的流体量子跃迁在超距离作用,这种作用只存在于宇宙是超流体态——宇宙的更加基本本质是液态(我们看不见的液态),所有的物质只是黏附在这种宇宙超流体液态当中的振动效应。

  科学常识告诉我们,光子没有质量,但是文盲认为光子是有质量的:光子是通过宇宙的超流体这种超液态超距离振动,从而导致产生信息。不但如此,文盲还认为光子、电子、夸克、引力子、中微子等基本粒子,是可以继续分割的,这些基本粒子的内部结构,其实是流体这种液态的振动。所以,文盲的科学哲学小说的书写探索,才把文字当成可以继续分割的光子、电子、夸克、引力子、中微子等基本粒子,打开了这些基本粒子,就可以进入文字的内部世界,探索其中的未知奥秘。对于科学常识认为不可再分割的基本粒子,文盲提出的这些看法,不管对与错,都是一个崭新的看法。超越已知,探索未知,永远都是人类不断向宇宙深处挺进的动力。

  对文盲而言,文盲的这种书写行动,其实是在探索文字内部看不见、隐藏在现实世界下面的更基本的量子世界,这种量子世界介于真实存在和不存在之外,是量子世界的文盲衍生(衍生现实)和文盲涌现(涌现现实)。文盲的这种文盲行动,逆转了信息的因果关系,让量子的叠加态,处于一种因果不稳定或颠倒或错乱的状态:事件结果,可以发生在事件起因之前;事件结果,可以发生在结果之前的事件过程当中;事件结果,可以发生在事件起因的同时。照文盲的这个观点,某个事件可以是另一事件或者N个事件的起因,也可以同时是另一事件或者N个事件的结果。一个事件可以导致事件之前发生的另一个事件或N个事件。更为疯狂的是,文盲试图把这种事件的文盲行动推广到整个宇宙甚至宇宙之外。在文盲看来,在整个宇宙甚至宇宙之外,都有各自的文盲行动之物理特性。显然,文盲把这种(或N种)行为,称之为宇宙及宇宙之外的文盲本能。

  这就是文盲不同于科学常识的文盲行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文盲行动,就是试图窥视宇宙的文盲行动,宇宙一直在进行自己的文盲行动,这是宇宙的文盲本能,宇宙正是由此来进行它自己的文盲行动:1. 创造宇宙内部的一切,维持宇宙内部的内循环;2. 保持它自身的运动(宇宙本身也在运动,只是没人知道宇宙在何处运动);3. 宇宙在和宇宙外面的世界互动、沟通,宇宙也会和其他宇宙发生大碰撞,以此吞并其他小的宇宙,或者被其他更大的宇宙所吞并。至于宇宙的命运究竟会怎么样,宇宙本身的危机如何,文盲进行了书写探索和思考探索。人类的进步,就来自于不断思考和不断探索。人类的进步,需要崭新的惊世骇俗的创意,有了这些,一切皆有可能。

  文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先锋创意者,作为小说作者,他在书中用不少篇幅描述了先锋文学与先锋科学的互动场面,我其实很惊讶于他的这些盲科学思想。比如,人类要避免末日毁灭的自救技术显然是非常规技术。此方面,文盲特别对我们研究多年的液态金属报以极大的热情和关注。事实上,这一领域的探索,随便列举一些问题,像液态金属电子/量子科学、液态金属奇异流体行为与超常规物质效应、原子层级物质软化理论、吞食物质获取动力的液态金属自驱动马达与血管机器人(可以在血管内部执行任何药物任何传统手术无法彻底解决的任何医学任务包括打通血管、清洁血管、修复血管)、液态金属神经连接与修复(有了这种新技术,人类有望更加长生)、打造液态金属骨骼、液态金属血管造影、液态金属栓塞终结肿瘤生长、液态金属可编程及可变形调控、液态金属计算机(液态金属计算机不是传统理解的量子计算机,而是与人类目前研制的量子计算机完全不同的液态金属量子计算机)、液态金属生命(对我们这种传统生命形态的升级)与类生物智能等,无一不是当今极为重要的科技主题。由液态金属以及由此衍生的各种尖端物质材料打造的人体器官如心、肺、肝、脾、胃、肾等,似可抵抗一波又一波的人类灾难包括病毒袭击。多年来,我曾在不同场合多次阐述和畅想过液态金属文明,倡导并推动了液态金属新工业的创建和发展,正是始终保有的对这一新兴科技的坚定信念,我们得以有幸做出了不少基础发现和大量底层技术发明,初步打通了前沿科学与现实应用的边界,一些先锋科技如高密度集成电路与芯片液态金属极端冷却、液态金属功能电子快速制造、变革性液态金属生物医学技术乃至液态金属可变形机器人等甚至已规模化进入市场或者展示了美好前景。文盲在与我的多次交流中,就颇为急迫的希望我的实验室能尽快推动这些先锋科技在人类社会的应用,特别是将液态金属器官及早变成现实,他觉得人体若能实现部分(比如心、脑等)打造为液态金属身体,人类或可真正实现升级,从而超越纯粹的机器和人本身。这些有趣的愿望与我们在现实中的诸多探索和尝试其实是异曲同工,互为启示的。

  总之,人类已经并还将面临无数更大挑战与风险,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对此般困境的深切感受,我非常理解作者将文盲当作其笔名的深刻用义。换句话说,我很赞赏这部小说中展示的大量文盲思想和表述。的确,对于大自然乃至宇宙万物,人类在许多重大问题的认识上可以说一无所知,是十足的文盲。在面临这些未知,若以文盲般的心态去触摸,并从应对末日来临的宏大视角出发,可以反过来激励人类当前的现实探索,包括科技的、人文的、社会的、世界的以及宇宙层面的尝试,这些忧虑和行动无疑会引导促成真正的科学突破。面对各种可能不期而至的毁灭性末日挑战,地球人类要做的只能是积极拥抱这些不确定性,就像文盲小说副标题点明的那样,需要为之付出不屈不挠甚至是无比悲壮的努力。

  诚然,人类要想在地球上或者地球以外甚至整个星系乃至整个宇宙生存下去,那么人类的思维就得随之升级匹配。我们现在还是地区思维、国家思维、人种思维、文化思维,在地球上存在了这么久,人类似乎还没有上升到地球思维这种行星思维。文盲和一些有理想有远见的先锋科学家们对此并不满意,不要以为这是他们的狂妄,事实上,人类现在就迫切需要新的科学文明革命,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从行星思维上升到恒星思维,从恒星思维上升到星系思维,再到星系团思维、超星系团思维,最后从超星系团思维上升到整个宇宙思维,这就是文盲认为的人类文明的终极奋斗目标和人类文明的宇宙动力。文盲在这部作品中已经部分呈现了对宇宙思维的展望。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人类在先锋科技的重大突破上,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向末日应对策略的不断叩问上。对此,我们将拭目以待!

  Wenmang简介

  

 

  Wenmang:男,笔名文盲,先锋科学思想探索者、先锋书写者(盲文学、盲哲学、盲科学、盲理论倡导者和探索者)、歌唱沉默和倾听沉默以及探索宇宙盲音的盲音乐者,中国制度反腐第一人李永忠领衔《深度剖析“苏联模式”,深入推进中国制度反腐》课题组 联络员,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生态文明建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课题组成员,液态金属哲学学者,中国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亚洲研究中心 特约研究员、上海UFO探索研究中心研究员。

  盲科学著作:《空白:在所有的宇宙之外之上的盲洞之外之上》(文盲对宇宙和宇宙之外之上的71个未知揭示)(盲科学思想,其部分先锋科学揭示被国际科学最新观测所多次间接证实)。

  盲哲学著作:《文盲行动》、《文盲启蒙》、《文盲空间》等。

  盲文学理论著作:《盲文学、盲诗歌、盲理论、盲文本》。

  盲诗歌著作:《为了创造一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宇宙,我在宇宙中到处打洞》。

  盲小说著作:《人类末日来临》、《创造盲太阳系》、《开着盲太阳系去银河系中心黑洞》、《开着银河系去宇宙中心》、《逃出即将毁灭的宇宙》、《创造一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盲宇宙》。

  盲音乐唱片:《到处都是我们的人》、《我在黑暗中听见人类在喊救命哪》。

  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合格的文盲,不断探索人类和宇宙的未知、未智、未能。

  部分作品曾在国外出版并引起国际先锋同行关注。其先锋科学思想、先锋人文思想,对开放的先锋探索者有一定的启迪和参考。

标签: